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新闻 >> 正文

2019:外贸有望实现稳增长

时间:2019-01-30 09:10:16 济宁智博商品信息网  客服热线电话:0537-2219369

温馨提示:本内容来源为和讯网财经频道,如您查看原文请访问和讯财经,本文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2018年,全球经济政治形势更加错综复杂,外部环境发生深刻变化。国内经济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稳中有变,外贸发展面临新问题新挑战。在各方努力下,我国对外贸易发展总体平稳,进出口规模创历史新高,货物贸易大国地位进一步巩固。2019年,我国外贸将有望实现稳定增长,发展质量和效益得到进一步提升。

  2018年我国外贸运行特点

  2018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30.51万亿元人民币,比2017年增长9.7%。其中,出口16.42万亿元,增长7.1%;进口14.09万亿元,增长12.9%。贸易顺差2.33万亿元,收窄18.3%。2018年,我国外贸运行呈现如下特点。

  (一)进出口规模再上新台阶

  2018年,我国进出口规模创历史新高。2005年,我国进出口首次超过10万亿元人民币;2010年,超过20万亿元;2018年,再创新高,超过30万亿元,比2017年的历史高位多2.7万亿元。

  整体来看,我国外贸实现了平稳增长,这主要得益于以下因素。

  一是全球贸易平稳增长。尽管全球经济不稳定、不确定因素上升,但全球货物贸易仍然实现了较稳定的增长。

  二是中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带动了国内大宗商品和消费品进口需求。2018年,我国进口原油、天然气、成品油和铜的数量分别增长10.1%、31.9%、13%和12.9%。2018年,我国进口价格总体上涨6.1%,其中原油、成品油、天然气和铜分别上涨30%、20%、22.9%和3.2%,对进口增长形成有力拉动。

  三是支持外贸稳定增长的政策效应持续显现,有效缓解了企业压力,改善了外贸发展环境,促进了外贸发展。2018年,我国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扩大进口政策措施,主动降低药品、汽车及其零部件、日用消费品等进口关税,我国关税总水平由2017年的9.8%降至7.5%,有效促进了进口的增长。在出口方面,2018年我国两次提高出口退税税率,对相关产品出口起到了明显推动作用。此外,我国还出台了优化口岸营商环境的政策措施。世界银行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显示,我国营商环境排名整体提升了32名至第46位。

  四是企业活力迸发,创新能力和开拓市场能力不断提升。2018年,我国有进出口实绩的企业,由2017年的43.6万家提升到47万家,市场主体活力进一步提升。随着管理体制改革不断深化、营商环境更加完善,我国新设22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和6个市场采购贸易方式试点,进一步完善外贸综合服务企业支持政策,外贸新业态新模式保持快速增长,成为外贸发展亮点。

  (二)对外贸易结构持续优化

  2018年,我国对主要贸易伙伴进出口全面增长。对欧盟、美国和东盟进出口分别增长7.9%、5.7%和11.2%,三者合计占我国进出口总额的41.2%。欧盟继续保持我国最大贸易伙伴和最大进口来源地的地位。中美经贸摩擦对双边贸易影响有限,总体风险可控,美国仍然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

  2018年我国外贸市场多元化取得了积极进展,在与传统贸易伙伴保持良好增长速度的同时,也积极拓展与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贸往来,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非洲、拉丁美洲进出口增速分别高出整体3.6、6.7和6个百分点。

  总之,2018年,对外贸易的国际市场布局、国内区域布局、商品结构、经营主体、贸易方式结构进一步优化。

  2019年对外贸易形势展望

  (一)国际环境

  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或将继续有所放缓。世行预测,2019年和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分别为2.9%和2.8%,均较上次预测调低了0.1个百分点,反映对全球经济走势的担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预测也调低了2019年的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从之前的3.9%下调为3.5%。

  2019年,美国经济将有望继续增长,但增速有所放缓。IMF预测,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2.5%,较上次预测下调了0.2个百分点。世行、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对美国经济走势的判断大体相同,均认为2019年低于2018年,且2020年将继续放缓。美国经济增长动力减弱,但不至于失速;受退出量化宽松及政治不确定性影响,欧元区经济景气和消费者信心受挫。IMF预测,2019年欧元区经济增长1.9%,英国经济增长仅为1.5%;东京奥运会、货币宽松及设备投资增长等因素将大概率支撑日本经济保持相对平稳,维持小幅增长;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受外部环境干扰明显,经济下行压力加大。IMF大幅下调对2019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增速至4.7%。

  此外,全球经济还面临全球利益分配失衡、逆全球化抬头、国际贸易体系变动、政治风险增多、全球债务风险可能性上升等诸多不确定、不稳定因素。2019年,我国外贸发展面临的外部环境依然复杂严峻。

  (二)国内环境

  整体来看,支撑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和对外贸易持续健康发展的基本面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但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全球经济见顶回落背景叠加我国经济周期性、结构性问题,给我国经济的运行增加了复杂性、多变性,经济面临下行压力。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正视了我国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表示要善于化危为安、转危为安,提出逆周期调控,强调防范经济风险和“六稳”。2019年,我国的宏观政策将以对经济的支撑和托底为导向,各部门、各方面会积极应对,有效化解,在稳定增长的首要目标下,继续优化提升供给端、扩大增强需求端、扎实推进区域协调、深入推进改革开放,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实现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总体来看,我国外贸发展的基础条件依然是良好而稳定的。之前出台的稳外贸政策措施,效果还将逐步显现。今年可能还会出台相关政策措施,为外贸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三)2019年外贸形势展望

  综合上述内外部环境分析,2019年,我国外贸发展面临较大压力,但进出口仍有望保持与GDP基本同步的增速,实现稳定增长。从出口看,2018年12月,中国制造业PMI为49.4%,是2016年7月以来首次位于荣枯线以下,创2016年3月以来新低。新订单指数为49.7%,较前一月下跌0.7个百分点,为2016年2月以来的低点。新出口订单指数46.6%,较前一月下滑0.4个百分点,已经连续7个月低于临界点,创三年新低,反映外需疲弱。外部需求走弱加之2018年存在“抢出口”现象,部分预支了2019年的出口订单,同时抬高了同期基数,出口面临的压力较大;从进口看,稳定外贸特别是鼓励进口的政策效果仍将持续显现。为实现促进贸易平衡、支持国内经济发展,满足国内消费升级需求等诸多目标,我国将进一步削减进口关税,降低制度性成本,扩大进口空间。在国内经济保持稳定的前提下,如果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不发生大幅波动,进口有望保持较好增长。

  除上述因素外,若中美经贸摩擦得到缓解,对进出口形成利好。但受美国经济见顶回落、下半年美联储加息进入尾声、美国总统大选进入初选阶段等因素影响,不排除中美经贸摩擦出现阶段性缓和后下半年再度升级的风险。要充分重视中美经贸摩擦长期性、严峻性对进出口的影响。

  政策建议

  (一)努力实现外贸稳中提质

  专注做自己的事,转外部压力为动力,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贯彻“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字方针。稳市场,稳信心,稳预期,培育重点海外市场,推进跨境电商发展,拓展企业发展空间。在税收、金融、便利化等方面为企业减负,支持企业发展。激发微观主体活力,提振市场信心。妥善应对中美经贸摩擦、推进自贸试验区建设和探索自由贸易港。努力推进经贸强国建设,继续深入推进“五个优化”和“三项建设”,推动对外贸易高质量发展。

  (二)推动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

  在改革开放40年的进程中,中国逐渐成为世界商品和生产要素的集散中心。全球产业链的分工模式对产品标准、生产经营、管理模式的一体化提出更高要求,制定统一的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是全球经贸领域关注的焦点和热点。在我国新一轮多方位、深层次、全领域的全面改革开放进程中,我国要推动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要在这一进程中,加快对标或者引领制定国际标准、规则和惯例。加快推动相关法律、法规、规章、制度的建立和完善,破除制度型开放的现实障碍。

  (三)实现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跃升

  充分抓住我国在人工智能、5G、新能源汽车、高铁等新兴产业领域快速崛起契机,实现在重点产业向价值链高端的跃升。加快培育以技术、标准、品牌、质量、服务为核心的综合竞争优势,实现新旧动能转换。

  (四)继续实施更加积极的进口政策

  注重进出口平衡发展,通过继续实施更加积极的进口政策,让世界分享中国发展的机遇。办好第二届进博会,持续打造国际一流博览会。进口更多优质商品、技术和服务,满足企业发展进步需要,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满足国内消费升级的需求。

  (作者系商务部研究院外贸研究所副研究员)